<fieldset id='l4l9'></fieldset>

      <code id='l4l9'><strong id='l4l9'></strong></code>
    1. <tr id='l4l9'><strong id='l4l9'></strong><small id='l4l9'></small><button id='l4l9'></button><li id='l4l9'><noscript id='l4l9'><big id='l4l9'></big><dt id='l4l9'></dt></noscript></li></tr><ol id='l4l9'><table id='l4l9'><blockquote id='l4l9'><tbody id='l4l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l4l9'></u><kbd id='l4l9'><kbd id='l4l9'></kbd></kbd>
    2. <i id='l4l9'><div id='l4l9'><ins id='l4l9'></ins></div></i>

        <ins id='l4l9'></ins>
        <span id='l4l9'></span>
      1. <i id='l4l9'></i>

        1. <dl id='l4l9'></dl>
          <acronym id='l4l9'><em id='l4l9'></em><td id='l4l9'><div id='l4l9'></div></td></acronym><address id='l4l9'><big id='l4l9'><big id='l4l9'></big><legend id='l4l9'></legend></big></address>

          民間鬼故事:扇中美人

          • 时间:
          • 浏览:7

              竟陵書生馮浩進京趕考。當船進入刁汊湖時,面對浩瀚的碧波和岸邊白茫茫的蘆花,馮浩不覺詩興大發,吟起藏風詩來:五湖四海浪滔滔,括地紅雲透九霄;岸邊楊柳多作揖,山頭擺動樹枝梢。
             
          就在這時,一陣狂風襲來,將他手中的紙扇刮入湖中。船晃得厲害,馮浩趕緊躲進艙內。
             
          這晚,馮浩剛一迷糊,突然聽見有人喊救命。馮浩將頭探出窗外一看,原來是一個女子落水,他連忙將女子扯上船來。女子渾身濕漉漉的,馮浩取出包內的幹衣服讓她換上。當他的目光落到女子身上時,不由呆住瞭。隻見女子體態窈窕,膚若凝脂,美得無法形容。馮浩旌搖神動,趕緊將頭移開。
             
          女子道:小女子的這條命是公子給的,便是公子的人瞭,願為公子侍寢。說罷就去寬衣解帶。馮浩連忙阻止道:不可,姑娘言重瞭。舉手之勞,何足掛齒!說罷走出艙去。不一會兒,遠處傳來陣陣雞鳴聲,馮浩一個恍惚醒來,原來是南柯一夢,卻發現自己靠在艙外的桅桿上。進艙一看,自己包內的衣服散落一床。
             
          天亮時,馮浩來到艙外,忽見一物漂瞭過來。他撈起一看,正是自己掉入湖中的扇子,連忙收好。船靠岸後,馮浩改行陸路。
             
          黃昏,馮浩找傢客棧住下。這時,外面又來瞭一位書生,也要住宿,店傢卻說客滿無房。馮浩見那書生一臉落魄,便和店傢通融說,就讓他在自己的房內擠擠,店傢求之不得。書生告訴馮浩,他叫史玉海,也是上京趕考。二人情趣相投,很快成瞭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一天傍晚,天氣炎熱,二人乘瞭半夜的涼,馮浩困得不行,先進房睡瞭。迷糊中,發現一個女子正在給他打扇。他正要詢問女子的來歷,忽然外面傳來沙沙的腳步聲,原來是史玉海進來,女子也不見瞭……此後,隻要遇上天熱,馮浩在迷糊中就會夢見有女子給他打扇。
             
          這天,史玉海掏出一錠銀子對馮浩說,有個姑表兄在附近的長樂城做生意,出來前姑母曾托他給表兄捎來一封信,不能和馮浩同行瞭。他知道馮浩包內的銀子所剩無幾,將銀子塞進馮浩的包內。馮浩正要推辭,史玉海卻拿起他的那把扇子,說道:如果賢弟過意不去,就將此扇送給我做個紀念吧!
             
          這天晚上,馮浩錯過瞭宿頭,見附近有個山洞,便鉆進洞裡。剛一迷糊,前些天在夢中從湖裡救上來的女子赤身裸體又出現在面前。女子跪在地上泣道:請公子救我!
             
          馮浩問道:你是何人?女子道:我原本良傢女子,溺水身亡,魂魄無所依,便依附在一把扇中。如今我落入一淫賊手中,請公子救我!馮浩道:如何救你?女子道:那淫賊左耳根有塊指頭大的朱砂記,就住在長樂城城西的來福客棧內。隻要公子將我棲身的那把扇子搶到手,離開那裡就沒事瞭……”
             
          馮浩猛地醒來,又是一個夢。當他將此夢同前些天的夢聯系在一起時,不得不信,於是趕往長樂城。
             
          來到城西,果然有傢來福客棧。馮浩進去一看,大吃一驚,隻見左耳根有塊朱砂記的人正是史玉海。史玉海一見馮浩,高興地道:賢弟,你怎麼來瞭?於是連忙喚出店傢,備下好酒好菜,為馮浩接風。沒多久,兩人都喝多瞭,伏在桌上睡瞭。馮浩見史玉海睡熟,忙到他住的房內尋找紙扇,不見扇紙,隻見到光禿禿的扇骨,於是用被單將扇骨一裹,跑出城去。
             
          原來,這女子本名叫繡娘,傢鄉遭災,到漢川投親,不想途中又遭歹人滋擾。正無法脫身時,一個官員打那裡過,喝退歹人,答應將她送往親戚傢。哪知那官員將她騙上船後欲行不軌。她誓死不從,跳入湖中,溺水身亡。水鬼夜叉正要將她拖進水牢受苦,幸虧馮浩將她救起,隨後她的魂魄便依附在馮浩掉入湖中的扇內。時值盛夏,她見馮浩熱得無法入睡,每當夜深人靜時便為馮浩打扇。時間一長,竟被同行的史玉海看破。史玉海見到在扇中藏身的她後,垂涎欲滴,於是以送信為由,從馮浩手中騙得扇子,然後從一個道士手中取得靈符,貼在門窗上。
             
          當夜,繡娘敵不過靈符,不得不現身,被史玉海一把摟住。繡娘拼命抵抗,衣衫被一件件扯掉。眼看史玉海就要得逞瞭,正好捱到雞叫,她當即隱去,才免遭凌辱。那些衣衫正是扇紙,衣衫扯去,扇兒也就隻剩下瞭一副竹骨架。
             
          二人正說著話,突然一隊衙役追瞭上來,不由分說,將馮浩鎖瞭就走。來到府衙,知府大人舉起史玉海送給他的那錠銀子,厲聲喝道:大膽狗賊,膽敢盜竊庫銀,膽子還真不小呢。快說,是怎麼竊到庫銀的,是否還有同夥?
             
          馮浩說此銀是史玉海送給他的,知府又命傳史玉海。史玉海傳到,申辯說:回大人的話,小生根本不認識此人,是他在信口胡說!知府喝道:人證物證俱在,還不招認?來人,大刑侍候!
             
          衙役們正要施刑,馮浩突然聽見繡娘在耳邊對他說:公子免得受皮肉之苦,認瞭吧,隨後我自會救你。於是馮浩隻得一一招認,被打入死牢。
             
          這天半夜,突然周圍火光沖天,唯獨牢內煙火不浸。後半夜,大火才漸漸熄滅。這時繡娘再次現身,對馮浩說,這個知府正是當年將她騙上船,欲行不軌的官員。史玉海也並非趕考的書生,而是一個江洋大盜。他早就同知府串通一氣,盜竊國庫的庫銀後二人平分。為瞭銷賬,史玉海同馮浩接近,然後將一錠盜竊的庫銀塞給馮浩,目的在於栽贓陷害,讓他頂罪……眼下知府和史玉海均被燒死,馮浩屈打成招的供詞也都化為灰燼,他可高枕無憂地上京應試瞭。馮浩喜不自勝,謝過繡娘,再次上路。
             
          由於文采出眾,馮浩一舉成名,考中狀元。面聖時,聽見一聲喝叫,一群金瓜武士擁上來,摘掉他的紗帽花翎,用鐵鏈將他鎖住。馮浩定睛一看,隻見參他的人乃當朝宰相,旁邊站著個不人不鬼的官員,正是長樂城知府。原來那場大火並沒將知府燒死,他頂著一床用水浸過的被子死裡逃生,卻從此變成個醜八怪。丟瞭庫銀,他交不瞭賬,於是趕到京城,向做宰相的老子哭訴一番。得知新科狀元便是從長樂牢內逃出的馮浩,父子倆一番周密計劃後,便上皇上那兒參瞭馮浩一本,將他打入死牢。
             
          開斬的那天,劊子手正要動手,忽然一聲刀下留人!隻見一個公公手持赦令快馬加鞭沖進法場。原來,昨晚公主在禦花園內玩耍,跌瞭一跤,一下就沒氣瞭。太後聽說公主死瞭,悲痛欲絕,昏瞭過去。迷糊中,見一女子對她說,朝廷出現彌天大冤,本是皇上之過,上天卻讓公主頂瞭罪。
             
          太後請求破解之法,女子說,隻有馮浩才能救活公主!這時,太醫猛掐太後的人中,太後醒來,聽說馮浩已被押進刑場,忙命救人。
             
          給太後托夢的正是繡娘。她隨即又向馮浩傳授瞭救人之法。馮浩來到公主的榻前,命人先用溫香熏體,然後用那把扇骨掩住公主的七竅。不一會兒的工夫,聽得啊唷一聲,公主活瞭過來。隨後皇上又命人重審長樂庫銀被盜一案,終於水落石出。馮浩救公主有功,加上又是冤枉的,皇上見他才貌雙全,不僅讓他官復原職,還將公主許配給瞭他。
             
          成婚當晚,馮浩揭開公主的蓋頭時,大吃一驚,隻見公主不是別人,正是繡娘。隨後繡娘說出瞭自己的真實身份。她與現在的公主原本是一對雙胞胎。她從小遭歹人劫持,流落民間,不幸遇害,幸虧遇到馮浩,才使得她魂歸故裡。她深愛著馮浩,馮浩蒙冤以及她的胞妹在禦花園玩耍殞命,均在她的預料中。那把扇骨原本是她的棲身之所,馮浩用扇骨蓋住公主的臉,繡娘的魂魄就由七竅進入公主的體內,終於使公主死而復生。這樣一來,既救瞭馮浩,又成就瞭他倆的婚事。
             
          一對有情人經過種種磨難,最後終成眷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