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2v368'></ins>

  • <span id='2v368'></span>

      <i id='2v368'></i>

      <i id='2v368'><div id='2v368'><ins id='2v368'></ins></div></i>

      <fieldset id='2v368'></fieldset>
      <acronym id='2v368'><em id='2v368'></em><td id='2v368'><div id='2v368'></div></td></acronym><address id='2v368'><big id='2v368'><big id='2v368'></big><legend id='2v368'></legend></big></address>
    1. <tr id='2v368'><strong id='2v368'></strong><small id='2v368'></small><button id='2v368'></button><li id='2v368'><noscript id='2v368'><big id='2v368'></big><dt id='2v368'></dt></noscript></li></tr><ol id='2v368'><table id='2v368'><blockquote id='2v368'><tbody id='2v36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v368'></u><kbd id='2v368'><kbd id='2v368'></kbd></kbd>

      <code id='2v368'><strong id='2v368'></strong></code>
          <dl id='2v368'></dl>

          1. 新手鬼故事之行屍鎮

            • 时间:
            • 浏览:8

              永寧鎮裡出瞭一件怪事,張傢小娃子的胳膊上有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咬瞭一口,留下兩排牙印,像是人牙,可從傷痕上判斷,那牙齒應該是尖的,而人怎麼會有尖牙?

              有人揣測是野猴子咬的,但據張傢小娃子的父母說,張傢小娃子根本沒去後山,哪來的野猴子。

              這事雖然一時間鬧的沸沸揚揚,但也隻有張傢小娃子自個兒才知道,他到底是被什麼東西給咬的,然而,這張傢小娃子已經昏睡兩天兩夜瞭,也不見醒來,去診所也沒查出什麼所以然來。

              這天晚上,張父從地裡幹活回來,第一時間是進屋去看自傢小娃子醒來沒有。

              張父進到屋裡,發現本該躺在床上的小娃子不見瞭,自己的老婆明明一直在這屋子裡照顧小娃子,現在也不見瞭。

              張父心裡既喜,又急,喜的是,小娃子不在床上,應該是醒來瞭。

              而急的是,天色這麼晚瞭,一向怕黑的老婆能帶著兒子去哪裡呢?

              殊不知,此時張父背後,正站著自己的老婆與兒子,他們青面獠牙,露出一口尖銳的森森白齒,正好與小娃子的傷口所吻合,很明顯,小娃子是被行屍咬瞭,而他的老婆現在也變成瞭行屍,很明顯,是小娃子醒來後咬的。

              這時,張夫突然感覺脖子後面涼颼颼的,不禁撓瞭撓脖子,轉過頭,突然看見瞭兩張黑青猙獰的人臉,登時嚇得魂不附體,還沒來的大叫,就被自己的老婆給咬住瞭脖子。

              午夜十二,街道上遊竄著三個人影,仔細一看,正是張傢小娃子一傢三口。

              張母僵硬的,隨便走到一戶人傢門前,用長滿黑毛的手臂敲瞭幾下門。

              “誰啊?”隨著裡面傳來一道女人聲音,很快,門就被打瞭。

              裡面的女人借著昏暗的月光看清楚瞭是張母,立刻熟絡的說:“張妹子,這麼晚瞭,來我傢有什麼事情嗎?”

              女人的話音未落,張母就猛地一把抱住女人的頭,對準脖子咬瞭下去,等女人被吸幹瞭精血後,也變成瞭行屍,與張母一同走進瞭自己傢裡。

              很快,從女人屋裡傳來一道男人的尖叫,和一道小女孩的慘叫,配合著暗淡的夜色,顯得格外滲人。

              不多時,女人的傢裡便走出來兩具新的行屍,一具是她的女兒,一具則是她的男人。

              在小永寧鎮的另一條街道裡,張傢小娃子也咬死瞭好幾戶人傢,此時,整個永永寧鎮都已經被行屍包圍瞭,目前還活著的人傢,屈指可數。

              張奇也是永寧鎮土生土長的人,他傢裡現在就隻剩下他和年老體邁,又臥病在床的老父親。

              突然,張奇的父親從床上側過身體,拼命的咳嗽瞭起來,他感覺喉嘍一甜,急忙用絲帕捂住瞭嘴,猛地咳嗽一聲,拿開手一看,絲帕上竟留下瞭一片猩紅的血跡。

              張奇是出瞭名的孝順,如果自己咳血的事讓張奇知道瞭,定會砸鍋賣鐵的給自己治療,張奇到現在還沒有成傢,自己傢裡條件又不好,若再在自己的病上花錢,那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然而,張奇的父親還沒來得及藏好絲帕,就被張奇走進屋的那一剎那一眼就看到瞭。

              “爹,您怎麼咳血瞭?”張奇驚叫一聲,末瞭,又急忙說道:“爹,您等著,我這就去大夫那裡抓藥。”

              說著,張奇就拿起外套,不顧自己的父親反對,徑直往門外沖去。

              結果剛一打開門,張奇就看到外面有很多人聚集在自己傢門口,由於天色太晚,張奇隻能大致辨別出這些人都是自己的鄉親鄰居,卻不看清此時這些人的異常。

              見張奇傢的大門打開,那些行屍立刻撲瞭過來,張奇這才看清楚,這哪裡還是他那些鄉親!青面獠牙,猙獰可怖,這分明就是行屍啊。

              張奇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急忙將門重重的關上,又插上瞭門閂,很快大門上傳來一陣敲打聲。

              張奇不再理會,急忙跑進屋裡,跟自己老爹說瞭這件事,並將老爹護在身後,如果那些行屍要傷害他爹,就得先從他的屍上踏過去。

              然而張奇傢的門很牢固,這些剛從人變成的行屍,目前還沒有那麼大的力氣破門而入。

              殊不知,坐在張奇身後的老父親,此時正露出一口森森獠牙,面目鐵青,與外面的行屍一模一樣,正垂涎欲滴的看著張奇的脖子,而他身旁,則站著趁他開著門時,偷偷遛進來的張傢小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