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ghmtj'></i>

      <acronym id='ghmtj'><em id='ghmtj'></em><td id='ghmtj'><div id='ghmtj'></div></td></acronym><address id='ghmtj'><big id='ghmtj'><big id='ghmtj'></big><legend id='ghmtj'></legend></big></address>

      <dl id='ghmtj'></dl>
      <span id='ghmtj'></span>

      <code id='ghmtj'><strong id='ghmtj'></strong></code>
    1. <tr id='ghmtj'><strong id='ghmtj'></strong><small id='ghmtj'></small><button id='ghmtj'></button><li id='ghmtj'><noscript id='ghmtj'><big id='ghmtj'></big><dt id='ghmtj'></dt></noscript></li></tr><ol id='ghmtj'><table id='ghmtj'><blockquote id='ghmtj'><tbody id='ghmt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hmtj'></u><kbd id='ghmtj'><kbd id='ghmtj'></kbd></kbd>

            <i id='ghmtj'><div id='ghmtj'><ins id='ghmtj'></ins></div></i>
          1. <fieldset id='ghmtj'></fieldset>
          2. <ins id='ghmtj'></ins>

            哄人容易騙鬼難

            • 时间:
            • 浏览:8

              張老九年過半百,在大山鎮人稱張半仙,專門為鄉親們看風水、定陰地什麼的,倒也有些名氣。因其要價高,再加上好占小便宜,近兩年找他看幹活的人越來越少瞭。為瞭生計,三個月前他在鎮上濱河路租瞭間店鋪經營起瞭殯葬用品。你還別說,張老九這傢殯葬用品店開業後,生意還不錯。為啥?這是因為張老九這個人雖好占些便宜,但打小就有著很強的動手能力,鬼點子多,幹啥事都能幹出個與眾不同來。拿句時髦的話講就是有特色。這不,這個老小子殯葬鋪裡的東西大多是他自己設計、自已制作的。亡魂招魂幡,市面上基本上是用彩紙裁剪,他卻用廢棄白色佈料拼接制作,因為他老婆在一傢服裝加工店上班,加工店的邊角料就被他老婆給要瞭回來。沒想這樣做出的招魂幡成本極低卻很顯檔次、牢實;再說亡魂引路燈,市面上基本是用竹桿作燈座,白紙做燈籠套,燈籠套中配上一根手臂粗的白蠟燭,這種加粗型蠟燭可以燃燒七天以上,可以在保證死者亡魂在七天後的回魂夜能看清道路回魂返傢,最後同親人見一面後去冥界投胎轉世。可為瞭省去那節手臂粗的蠟燭成本,張老九采用外購紅色塑膠燈套,配上一隻0.25W的小手電燈泡,外加兩節5號幹電池,既美觀大方,又時髦安全,成本還還低……最絕的是他還在自己制作的所有物件上蓋上一個一厘米見方的紅色印章“老九制作。”總之,你不得不說張老九這個人還有點生意頭腦。這不,這天又有兩位顧客從他店裡買走瞭一大堆物什,當然,包括兩隻美觀大方的引路燈。可是張老九怎麼也不會想到,今天賣出去的引路燈會為自己帶來一場災禍。

              連日無事,一轉眼又過去瞭十天。這天,殯葬店也沒啥生意,張老九早早的關瞭店門,晚飯後已經開始制作起他的新式花圈瞭。將近夜裡11點瞭,老伴早已上床打起瞭酣聲,張老九剛把制作好的花圈放在墻邊就聽見“篤、篤、篤”三聲敲門聲,這麼晚瞭,還有人買東西麼?他隻好放下手頭上的工作去把門打開。吱呀一聲,老式木板門應聲而開,一股冷風隨即將張老九吹瞭個寒顫,頭也昏沉起來。一位六十多歲的幹瘦老者,身穿白色長衫,顎下留瞭一小撮胡須,雙眼無神,顯得病怏怏的。

              “我想看看你賣的引路燈!”幹瘦老者直言來意。

              “好咧,你先坐,我這就給你拿來瞧瞧。”張老九甩瞭甩發昏的頭,努力擠出一絲微笑道。

              很快,張老九就將他制作的新式引路燈拿瞭出來,遞給瞭老者。

              “你這燈能點多久?”老者問道。

              “我這燈可是最新潮的,它能點……七天。”張老九自己確實不太清楚這燈能點多久,估摸著兩節五號幹電池最多也就能點一個晚上,但他不知道怎麼就脫口而出說瞭個謊。

              “哦,那我兒子十天前在你這兒買瞭一個這種燈,卻隻點瞭一個晚上,你得賠我,或者給我換一個。”

              “哦……,有這種事,那就換一個吧。”張老九隻得自認倒黴。

              “你還得負責送貨上門,拿上這燈,跟我一起去換吧。”老者不由他拒絕,命令式的說完轉身就往門外走。

              “那……好吧。”發昏的腦袋沒有過多考慮,張老九拿起這隻引路燈抓瞭隻手電就跟著老者出瞭門。出門前也忘記同老伴招呼一下。

              走出十來裡地,張老九卻感覺不到累,隻是隱隱的感覺不太對勁,具體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開始往一座山坡上爬行瞭,張老九知道這裡叫五裡坡,這座坡上坡五裡地、下坡也五裡地,因此而得名,坡上大大小小墳地不下一千,是大山鎮遠近聞名的墳山。

              對瞭,這個老者把我帶到這裡來幹啥?心中隱隱的不對勁終於被自己發昏的腦袋想明白瞭,“喂,你這老頭,你把我帶到這鬼山坡上幹啥呢?”張老九沖前面的幹瘦人影喊道。

              “當然是去我的新傢,就在前面瞭。”幹瘦老者慢悠悠的回應道,臉也往後轉過來,看瞭看張老九。

              “媽呀!”張老九恐懼的喊叫瞭一聲,膠袋瞬間清醒過來,雙腿發軟,癱在瞭地上,再也爬不起來。在手電昏黃燈光的照射下,幹瘦老者整個左半臉頰都沒有瞭,血肉模糊,連頭顱中白花花的腦漿都在向外流淌,白色長衫上染滿瞭鮮血……

              “怕什麼,我是出車禍死的,長像自然不太好看。”老者還是一幅病怏怏、慢悠悠的樣子,“你知道我為啥找上你嗎?因為你自作聰明制作瞭新式引路燈!它不能亮夠七天,我回魂時看不清道路,所以不能回傢。讓我錯過瞭回歸冥界的時辰,我還得在這荒山野嶺再呆上七七四十九天,才能進入冥界。你知道在這裡我有多冷嗎?我有多痛嗎?你沒看見我的傷口還在流血嗎?!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因為你售賣的假貨造成的!所以,我就根據引路燈上的印章氣息找到瞭你,我要你在這裡陪我四十九天,我不過份吧?啊!”說到最後,老者明顯激動起來、聲色俱厲。

              張老九因為恐懼而渾身顫抖,手電都跌落到山腰的雜草叢中,終於口吐白沫昏瞭過去。

              第二天,有上坡放羊的小孩發現張老九一個在半山腰的一座新墳周圍繞圓圈轉悠,雙目無神,臉色鐵青,口中還不停的念叨:“我不該偷工減料、我不該騙人,我不該偷工減料、我不該騙人……”

              張老九最終被救,拉回傢裡躺在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念叨“我不該偷工減料、我不該騙人,我不該偷工減料、我不該騙人……”一直沙啞的念叨瞭七七四十九天後終於死去。

              要說這張老九也隻是為瞭節約些材料,貪圖點利潤,沒想到卻落到如此下場。可謂可悲可嘆,真是哄人容易騙鬼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