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0o7fg'><div id='0o7fg'><ins id='0o7fg'></ins></div></i>

  2. <ins id='0o7fg'></ins>
      <acronym id='0o7fg'><em id='0o7fg'></em><td id='0o7fg'><div id='0o7fg'></div></td></acronym><address id='0o7fg'><big id='0o7fg'><big id='0o7fg'></big><legend id='0o7fg'></legend></big></address>

      <span id='0o7fg'></span>

      1. <i id='0o7fg'></i>

        <fieldset id='0o7fg'></fieldset>
        <dl id='0o7fg'></dl>

        1. <tr id='0o7fg'><strong id='0o7fg'></strong><small id='0o7fg'></small><button id='0o7fg'></button><li id='0o7fg'><noscript id='0o7fg'><big id='0o7fg'></big><dt id='0o7fg'></dt></noscript></li></tr><ol id='0o7fg'><table id='0o7fg'><blockquote id='0o7fg'><tbody id='0o7f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o7fg'></u><kbd id='0o7fg'><kbd id='0o7fg'></kbd></kbd>

          <code id='0o7fg'><strong id='0o7fg'></strong></code>

          戀屍癖的下場

          • 时间:
          • 浏览:5

          李子有個不為人知的癖好,戀屍。

          是的,他雖然長瞭一副正常人的模樣,卻偏偏在大學期間發現瞭自己怪異的癖好,並為之焦慮不已。

          怎麼會有戀屍癖呢?李子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但隨著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他順利地從學校畢業,被分進瞭一傢偏遠的醫院裡。

          忘記提瞭,四年的大學時光裡,李子也嘗試著交往瞭女朋友,卻總是提不起精神來。奇怪的是,每每到瞭解剖課,他就會特別興奮地望著被白佈掩蓋著的實驗標本,一顆心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

          我喜歡屍體,改不瞭瞭,就這樣吧。

          李子這樣告訴自己,心安理得地享受著這讓他忐忑卻也歡喜的癖好,他想著隻要自己藏得好,又有什麼事呢?

          醫院遙遠偏僻,作為名牌大學的優秀畢業生,分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確實是過分瞭。大傢都以為是他做瞭什麼事情惹惱瞭負責分配的老師,還勸他該低頭時候就低頭,別為瞭一時的義氣耽誤瞭自己的前途。他總是配合地苦笑著,轉頭就進瞭辦公室向負責的老師道謝。

          是的,本來學校是將他分配到瞭大城市,是他自己又去找到老師,說是自己希望去偏遠點兒的農村支援,還說自己就是農村出來的,好不容易學成瞭肯定要再回到農村去,這無關於工資的高低和前途的順暢與否。學校的老師自然很開心,他們正愁著如何勸說同學們多往基層走呢,這裡就來瞭個思想覺悟高的,可不是解決瞭他們的一大難題。

          沒有人懷疑他的真正原因,更沒有註意他填寫的那所醫院不僅是偏遠,它的旁邊更是建著一傢火葬場,醫院裡但凡有不知名的屍體,總會公費送到那裡活寡,久而久之甚至成瞭傳統。便是有名有姓的屍體,傢屬也總會貪圖省事,而將屍體送到那裡火化,隻抱著骨灰盒子回傢安葬。

          人們說,這偏遠醫院裡來瞭個好醫生,不僅醫術高明,還總是幫著死者傢屬把遺體送到火葬場,真真兒是個熱心腸的雷鋒!

          一件事情做久瞭,就會忘記最初的謹慎和擔憂,慢慢變成為習慣。

          但李子畢竟受過知識的熏陶,知道有主的屍體是不能動的,所以即便偷屍體的手法越來越大膽,也從未被人發現。

          也是,怎麼會被發現呢?他披著一張醫生的皮,披著一君子的皮,還帶著厚厚的面具,誰能猜得到這下面竟是安著一顆讓人如此厭惡的心呢!

          是冬天,李子最喜歡的季節。

          這個時候的屍體因為溫度問題,往往都沒有什麼大的損壞,異味什麼的也很少,非常適合收藏。

          李子知道醫院裡前天送來瞭一具年輕的女屍,又是安眠藥自殺這樣好的死亡方式,自然勾起瞭他的興趣。

          一般,這樣的屍體都是有主的,很快就會送去火化,李子沒有機會也沒有能力從中間做些什麼。所以最開始李子雖然心動,卻並不敢行動。直到今天聽到值班室裡那群護士的談話,這才知道女孩的父母早就死去,她的自殺正是因為長期的抑鬱,所以很可能不會有人替她收屍,到最後還要麻煩醫院派人給送到火葬場去。

          好機會!

          李子激動地搓瞭搓手掌,決定擇日不如撞日,幹脆趁著自己今天晚上值班,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屍體運送回傢。

          夜晚很快就來臨瞭。

          醫院裡一片死寂,除卻某些病房裡傳來的咳嗽聲以外,便是時不時的打呼嚕聲來裝點這沉默的夜瞭。

          李子最愛的就是這樣的環境,越安靜越黑暗,他就感覺越安全,畢竟他要做的並不是什麼見得瞭光的事情。

          停屍房在走廊的盡頭,醫院內部的人都知道它的鎖其實是壞的,隻是介於裡面不存在什麼貴重物品,再加上人們對於停屍房的忌諱,想著不會有人偷偷進去,這才沒著急換,正好方便瞭李子。